• 酒泉新闻网
  • 布达拉宫新闻网
  • 拉萨新闻网
  • 河东区新闻网
  • 成都新闻网
  • 平谷区新闻网
  • 辽宁新闻网
  • 红桥区新闻网
  • 吉林新闻网
  • 和平区新闻网
  • 太原新闻网
  • 延庆新闻网
  • 密云县新闻网
  • 赤壁新闻网
  • 郑州新闻网
  • 东丽区新闻网
  • 武汉新闻网
  • 大同新闻网
  • 内蒙古新闻网
  • 怀柔区新闻网
  • 2018-07-16

    大爱无疆国际担当——听中国民间救援队讲海外行动

    当前位置: 事实新闻网 > 习近平就巴基斯坦发生严重恐怖袭击事件向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致慰问电 > 大爱无疆国际担当——听中国民间救援队讲海外行动
    分类: 2018青年全球治理创新设计大赛上海开幕 作者:事实新闻网 时间:2018-07-16 围观 31262 次

    普吉岛搜救行动中,公羊救援队队员操控水下机器人。

    【环球时报记者范凌志】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与生活,一有救援任务便聚集在一起奔赴异国他乡,这听上去很像美国超级英雄电影里的主角。事实上,这样了不起的人物就在我们身边。近半个月来,发生在泰国的两大事件——普吉岛翻船、泰国少年被困清莱洞穴——牵动着世人的心,来自中国的民间救援团队全力投入了每一场救援。平日,他们或许是不起眼的公司职员;危难时,他们是克服艰难险阻、拯救生命的英雄。这批“无名英雄”近年来参与了大大小小的救援行动,正逐渐走出国门,越来越多地被外界熟知与认可。他们想向世界展示,中国民众拥有杰出的国际担当。“我们代表的不仅是救援队,更是强大的祖国。”参与清莱洞穴救援的绿舟救援队队长王林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

    7月11日,皮皮岛,徐立军的公羊救援队与泰国搜救人员正焦急地搜寻普吉沉船事故中的最后一名失踪者。前一天,皮皮岛附近发现了一名遇难者,根据洋流测算,最后一名失踪者很可能也会在这片海域出现。公羊救援队据此划定了5个漂浮物收纳区,进行重点搜索。

    早上6时30分开始工作。中泰人员搜完3个收纳区没有任何发现。“可能由于语言不同,泰方一艘军舰掉头前往我们搜过的一个收纳区,并且由于退潮在那里搁浅了。”徐立军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令人没想到的是,另一艘来帮忙的军舰也搁浅了。无奈之下,泰国海军的一艘炮舰前来相助。

    “突然,炮舰人员用望远镜看到,远处海面有起起伏伏的影子,疑似遇难者遗体。”徐立军说,两艘军舰由于搁浅无法动弹,只能派出公羊队的冲锋舟前往那片海域,但仍然没有找到。“直到下午3时多,我一转头发现,遇难者遗体就在搁浅的军舰旁,”徐立军说,“这位同胞的遗体是自己漂过来的,似乎在告诉我们,‘别走,带我回家’。”那一刻,徐立军泪如雨下。

    徐立军所属的公羊队是一支民间救援队,是始创于2003年的公益社团组织“公羊会”的职能机构。以往,大大小小的国际救援是“国家队”——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专属,然而近年来,在2015年尼泊尔地震、2016年厄瓜多尔地震等事件中,中国民间救援队的身影越来越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中国的民间救援事业从何时兴起?中国慈善联合会救灾委员会总干事张炳钩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08年汶川地震是一个分水岭。从那以后,出现了第一批民间救援组织成立的热潮。到现在,全国大大小小的民间救援组织已有几千家。”张炳钩是中国第一家民间救援机构——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的发起人。

    民间救援团队的成员并非“朝夕相处”,他们有各自的工作与生活。《环球时报》记者曾向绿舟救援队提出采访归国队员的申请,相关负责人回答说:“我们没有在一起,回到北京就各奔东西了,只是在有救援任务时聚在一起。”

    “听起来很像美国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听到记者这样形容民间救援队成员,王林笑了:“夸张了。”

    在泰国参与泰国少年足球队被困清莱洞穴救援行动的绿舟救援队。

    近年来,在一线救援中积累足够实力的中国民间救援团队已不局限于国内救援,开始尝试走出国门。然而据王林估算,有能力走向世界的中国民间救援团队是极少数,大概只有三四家。

    蓝天救援队便是其中之一。14日,《环球时报》记者走访了该救援队的北京库房,其设在西五环一幢居民楼地下室,占地大约1000平方米。挂满走廊两侧的历次救援照片需要开灯才能看清,空气里的霉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来访者:条件艰苦了些。

    房间里摆得整整齐齐的装备是救援队的“看家宝贝”。库房管理员张晓田给记者指了指一个长宽高均大约半米的黑箱子说:“这是我们最贵的装备——雷达生命探测仪。上下左右7米范围内的一切生命信息都能探测到,美国产,2014年时价钱为60万元。”张晓田说,他们的装备都是一些企业无偿捐赠的,总价值大约有300多万元。

    在蓝天救援队的官方简介中有这样一句话:“蓝天对社会所有的服务都是免费的,不接受任何商业捐赠,比如冠名、广告,只接受无偿的捐赠。”

    张晓田告诉记者:“蓝天的培训、救援都是免费的。队员刚刚入队时就会被告知,如果有海外任务,你能掏钱又有热情,那就去;如果没有钱,那就没有办法。即便如此,队员还是很踊跃。”

    相比于蓝天救援队,公羊队显得“阔绰”不少。此次到普吉岛救援,他们携带了高科技的“多波束雷达(地形障碍物测绘)”“深海侧扫声呐设备”以及重型潜水打捞设备,价值总计约600万元。据徐立军介绍,这些设备并非救援队所有,“此类高科技设备可能多少年都用不到一次。我们的志愿者中有国家海洋二所的海底搜索专家,他们这次把设备带来了”。

    出国救援仅靠强大的设备远远不够,充斥在整个行程中的“琐事”也需要解决。徐立军得知普吉岛沉船消息后,召集队员全速赶往前方,这意味着,要在短短几个小时里搞定飞机行程与海关事项。“举个例子,我们把这些高科技设备带出去,如果不跟海关沟通,很可能要被征税。而且按照行李重量托运规定,运费就要3万多元。这次我们经过与海关、航空公司协调,费用都免除了。”徐立军说。

    在诸多海外救援需要依靠的力量中,张炳钩认为,最重要的力量来自当地侨胞。2016年厄瓜多尔发生7.8级大地震后,张炳钩所在的中国慈善联合会救灾委员会联系了十几个侨团。“在中小国家,中国的侨团影响力很大,甚至可以接触到高层。那次,侨团帮我们联系到一架专机,将我们直接从机场送到灾区。”

    中国民间救援组织的国际救援能力,在世界上处于什么位置?“非常落后。”张晓田的回答透露着些许“不留情面”的意味。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落后指的不是技术,我们在救援技术方面很先进;落后是在管理层面,体现在知名度与标准方面。”

    张晓田说,在知名度方面,国外民间救援团队已发展了近百年,而中国的民间救援力量是近几年才有的,因此受灾国在申请国际救援时,通常会优先考虑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

    在标准方面,张晓田告诉记者,现在国外发生紧急情况时,很多国内民间救援机构直接对接受灾国,其实这样做不规范。规范的对接方式是通过国际搜索与救援咨询团(INSARAG)。这是一个在联合国框架下运作,由灾害管理人员、政府官员、非政府组织和城市搜救队员组成的人道主义援助机构。如果一个国家需要国际援助,它会在INSARAG发布招募信息,民间救援团队通过招募,才可以用其名号到受灾国救援。

    要想提升国际知名度,加入INSARAG是个不错的选择,这需要民间救援团队内部形成一套严格的标准来接受其审核。张晓田表示,目前中国没有一家民间救援团队进入该组织,“蓝天救援队正在努力成为中国第一个”。

    就泰国清莱洞穴救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月初表示,中国民间救援人员自发积极参与到泰国失踪人员有关搜救行动中去,印证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这句官方评价给王林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认为,在国际救援领域,民间救援团队是“国家队”重要的辅助力量。“尤其是遇到大灾害,‘国家队’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比如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时,我们就曾去了几乎没人到过的小村子。”

    在一次次救援行动中,救援人员付出辛劳,也收获满满的感动。完成清莱洞穴任务准备回国时,绿舟救援队的队员孟志刚和曹彩宏在机场被泰国民众认出并团团围住,不少人送来各种当地小吃与饮料。其中一名送水的女士先是因语言不通离去,后来拿着手机挤回队员身边,屏幕上是由泰语翻译成的汉字:“非常感谢你们,希望你们身体健康。”

    让曾经参与厄瓜多尔救灾的张炳钩至今难忘的则是来自一通当地华人的电话。这名华人当时十分激动地说:“孩子放学回来告诉我,老师上课称赞我们中国人了,说我们救灾很厉害!”

    为何中国民间救援力量必须走出国门?徐立军对记者说:“我们是身体力行地在实践中国大爱无疆的理念。民间救援体现的是一种国际担当,这并非仅来自官方,而是来自人民。另外,国际救援是凝心聚力的催化剂,能让我们与海外侨胞、与全世界人民团结在一起。”

    6小时前 - 普吉岛搜救行动中,公羊救援队队员操控水下机器人。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与生活,一有救援任务便聚集在一起奔赴异国他乡,这听...

    6小时前 - 张晓田说,在知名度方面,国外民间救援团队已发展了近百年,而中国民间救援力量是近几年才有的,因此受灾国在申请国际救援时,通常会优先考虑美国、日本...

    6小时前 - 普吉岛搜救行动中,公羊救援队队员操控水下机器人。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与生活,一有救援任务便聚集在一起奔赴异国他乡,这听...

    6小时前 - 相比于蓝天救援队,公羊队显得“阔绰”不少。此次到普吉岛救援,他们携带了高科技的“多波束雷达(地形障碍物测绘)”“深海侧扫声呐设备”以及重型潜水打...

    6小时前 - 普吉岛搜救行动中,公羊救援队队员操控水下机器人。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与生活,一有救援任务便聚集在一起奔赴异国他乡,这听上去...

    6小时前 - 徐立军所属的公羊队是一支民间救援队,是始创于2003年的公益社团组织“公羊会”的职能机构。以往,大大小小的国际救援是“国家队”——中国国际救援队...

    2018年4月28日 - 2018年4月27日,中国国际救援队迎来17岁生日。 过去...在实际救援行动中能更加全面迅速地开展工作,对各个...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也是以人为本、大爱...

    2015年11月20日 - 民间救援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有村干部开来挖掘机,有市民送来免费早餐,...人用朴素的行动,诠释着守望相助与大爱无疆,诠释着主体意识和责任担当。...


    文章作者:事实新闻网
    文章标题:大爱无疆国际担当——听中国民间救援队讲海外行动
    本文地址:http://lnjcy.com/QRPrxj-BINrDL.html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